<samp id="ky80m"><option id="ky80m"></option></samp>
<rt id="ky80m"></rt>
<rt id="ky80m"><small id="ky80m"></small></rt>
<rt id="ky80m"><small id="ky80m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ky80m"><center id="ky80m"></center></acronym>
> 區域鏈 >

雨果故居博物館:從未去過中國 為何如此鐘情中國文化?

時間:2022-06-17 15:13:57       來源:城市金融報

在兩個多世紀后的今天,筆者走進位于巴黎孚日廣場的雨果故居博物館。拾階而上,在位于三樓的大文豪雨果親手設計的“中國客廳”里,擺滿了中國瓷器、漆木家具、宮燈、裝飾竹簾……客廳擺設營造出絢麗又獨特的中式文化氛圍。

巴黎、根西島雨果故居博物館館長熱拉爾·奧迪內在“中國客廳”里迎接我們的到來。他特意選擇了閉館沒有游客時接受采訪,并拿掉了所有的保護圍欄,讓我們可以近距離欣賞雨果的每一處設計。

1802年,雨果出生在法國東部城市貝桑松,是法國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文學的代表人物。1831年,他的長篇小說《巴黎圣母院》出版,取得巨大成功。他于1832年租下了孚日廣場一套280平方米的公寓,一住就是16年。1851年,拿破侖三世政變后,雨果奮起反對而被迫流亡。1902年,雨果百年誕辰之際,巴黎市政府將孚日廣場的這個公寓改造成雨果故居博物館。這一故居濃縮了雨果一生的傳奇,在博物館的三層,按照雨果在英吉利海峽根西島流亡時為女友朱麗葉·德魯埃設計布置的客廳,復原陳列了這個“中國客廳”。

奧迪內介紹,他做了11年博物館館長,徜徉在這個客廳里,他時常會自問一個所有初訪者都會有的疑問:從未去過中國的雨果為何如此鐘情中國文化?

他說,可以有太多的故事來解釋。比如,雨果的二女兒阿黛爾在回憶錄里記錄了父親9歲時與中國瓷器的第一次邂逅。再比如,1843年雨果去西班牙旅行時,給長女萊奧波丁寫信說,他驚喜地發現西班牙有很多中國瓷器。

奧迪內介紹說,“中國客廳”房間的裝飾,體現了雨果和德魯埃對中國文化共同的喜愛和欣賞。雨果無論在巴黎還是在流亡根西島期間,都不斷收集中國藝術品。然后,他借鑒“中國元素”裝飾德魯埃的房間。房間內的木刻和漆器上的圖案都是雨果本人繪制后,請根西島的木匠進行雕刻。“雨果受中國家具、瓷器上人物、花鳥圖案的啟發,借鑒中國藝術的筆觸進行再創作,他沉浸在一種中國畫家的感覺中。”奧迪內說。

奧迪內認為,中國工藝品、瓷器等從18世紀開始風行歐洲,中國文化與西方的不同讓歐洲人著迷。“具體來說,瓷器、漆木家具、絲綢等,作為文化的載體進入歐洲,中國文化表現事物和人物的藝術方式,與歐洲人非常不同。因此,對于雨果來說,中國文化無疑是他夢想中的元素:它的獨特、它的不尋常、它的美、它能激發出人的巨大好奇。雨果試圖找到理解中國文化的鑰匙。”奧迪內介紹說,雨果在自己的繪畫中,經常嘗試著像中國畫家一樣用墨水潑墨作畫,要知道當時中國水墨畫在歐洲流傳很少。

奧迪內說,中國讀者認識雨果,一方面是由于他的著作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悲慘世界》《九三年》等,另一方面是他那封著名的《致巴特勒上尉的信》。在1860年英、法聯軍攻入北京,搶掠圓明園珍貴文物并放火焚毀圓明園后,雨果于1861年給一個向他炫耀戰功的法軍上尉寫信,怒斥了英法聯軍的暴行,也表達了他的思緒:“希臘有帕特農神廟,埃及有金字塔,羅馬有斗獸場,巴黎有圣母院,而東方有圓明園。要是說,大家沒有看見過它,但大家夢見過它。這是某種令人驚駭而不知名的杰作,在不可名狀的晨曦中依稀可見,宛如在歐洲文明的地平線上瞥見的亞洲文明的剪影。”

談到對未來的期待,奧迪內說,雨果故居博物館近些年來與中國多次合作,在廣州和上海都舉辦過關于雨果的展覽,“中國客廳”里的一些珍貴的裝飾壁板曾作為展覽的一部分遠渡中國。他說,疫情暴發前,博物館每年的外國游客中中國游客數量最多。他希望在疫情結束后,繼續和中國合作展覽,推動法中兩國對雨果的研究和交流。

奧迪內帶我們走到客廳里著名的木板烙畫“雜技少年”前:雨果繪制了一個在椅子上保持平衡的中國雜技少年,少年的雙腿和椅子被燈光投射出的陰影,恰好構成了維克多·雨果姓名的首字母V和H。這個畫面不禁讓人想起200多年前那個9歲男孩面對中國瓷器,內心泛起的漣漪。

標簽: 中國文化 雨果故居博物館 中國工藝品 《巴黎圣母院》